哪些西药可以治疗新冠肺炎?

疫情严峻,多方都在加紧研发能够攻克“新冠”病毒的药物,躺在病床上的病人焦急等待着救命药物。

据报道,中日友好医院已于23日在武汉疫区开展III期试验:计划随机抽取270名与新冠病毒相关的轻中度肺炎患者,接受瑞得西韦或安慰剂治疗。

医药媒体BioCentury指出,目前已有9项试验在评估已获批抗病毒药物联合皮质类固醇的疗效,其中包括艾伯维的Kaletra/Aluvia和吉利德的DescovyHIV药物。

 

瑞德西韦是一种小分子抗病毒药物,其本质是一种RNA聚合酶抑制剂,能够抑制病毒核酸合成,从而起到抗病毒作用。他本是针对埃博拉病毒研发的药物,但用于美国1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病人显示有效。

 

 

其实,作为埃博拉病毒的治疗手段,瑞德西韦并不算优秀,明显劣于再生元的REGN-EB3,使用瑞德西韦的28天死亡率为53.1%,而REGN-EB3只有33.5%

 

 

但是后续研究发现,其对冠状病毒也有抑制作用。而新型冠状病毒作为冠状病毒的一种,或许能对瑞德西韦有所畏惧。

无论是在体外,还是在人体内,重要的是每个人都要记住,这些药物仍然是实验性药物,我们仍在等待更多的数据。

冠状病毒是最多样化和快速变异的病毒组之一,而新型的冠状病毒在不可预测的时间反复出现。因此,大多数专门针对现有冠状病毒复制设备的抗冠状病毒药物可能对另一种新型冠状病毒无效。许多药物在临床相关剂量下具有较高的EC50 / Cmax比值。这种药物的例子包括环孢素,氯丙嗪和干扰素α。其次,有些具有严重的副作用或引起免疫抑制。例如,高剂量利巴韦林的使用可能与溶血性贫血,中性粒细胞减少,致畸性和心肺窘迫有关。经霉酚酸酯(mocophenolate mofetil)处理的被MERS-CoV感染的普通狨猴发生了致命感染,其肺部和肺外组织的病毒载量甚至高于未治疗的对照。靶向宿主信号传导途径或受体的药物可诱导免疫病理学。此外,体内缺乏可靠的药物递送方法对于siRNA和其他以前未在人类中使用的试剂而言尤其成问题。

展望未来,希望尽快找到效果确切的治疗药物,让新冠肺炎成为小小的流感。